新华网柏林2月17日体育专电(报道员奥利弗·特鲁斯特)去年拉姆以队长身份率领德国国家队在巴西世界杯夺冠后不久,突然宣布结束国脚生涯。他为什么要急流勇退,仍担任拜仁队长的他对未来有何打算?对拜仁今夏访华有何期待?现代足球对后腰等位置球员有哪些要求?

新华网柏林2月17日体育专电(报道员奥利弗·特鲁斯特)去年拉姆以队长身份率领德国国家队在巴西世界杯夺冠后不久,突然宣布结束国脚生涯。他为什么要急流勇退,仍担任拜仁队长的他对未来有何打算?对拜仁今夏访华有何期待?现代足球对后腰等位置球员有哪些要求?

记者:去年欧冠半决赛结束之后大家都在想拜仁将会怎样改变自己以对付皇马。所以今年球队的目标是什么?有些人说只有欧冠和皇马才是最重要的。

拉姆:我觉得很多球队都是难啃的骨头。拜仁的目标一直都是能拿的冠军都想拿。这是你签约拜仁时候得接受的条款。德甲冠军可能是最不能含糊的,因为这是整个一个赛季的争夺。此外当然我们期待赢得欧冠。

记者:去年四月惨败给皇马之后你们一定“压力山大”。有人甚至说赢得2014/2015赛季欧冠是最终能决定瓜迪奥拉执教前景的事。

拉姆:嗯,这也不赖。不过还是让我先讲讲对皇马的比赛吧。外人可能觉得拜仁很强,可以拿欧冠。但他们可能忘记了,每个球队都有输比赛的可能,这太正常了。我们一直试图尽量不带过多感彩去看这场失利,那不就一场失利而已吗?

拉姆:不,输球没有人会高兴。但是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我们获得三冠王之后在许多人并不十分看好的情况下依旧取得了成功。再看看世界杯之后,许多人觉得拜仁肯定会因为贡献了7名国脚而陷入疲软。总之我觉得球队这段时间取得了进展,一直在进步。清楚地意识到冲过终点线之后很快你还可以再提速,这样的心态绝对是积极的。如果你输掉了一场半决赛,更有用的是你去想想下次怎样改进。

记者:说到改进,冬歇期后拜仁1:4败给狼堡,许多人说瓜帅的战术体系有太多风险,球队打得太靠上,门将和中后场之间给对手留下了太大的空当。

拉姆:前半赛季17场比赛和上赛季大部分比赛观众都为我们叫好。但是冬歇期后的失利确是传递了一个明确信号:一个体系好坏关键要看球员是否严格执行既定的战术。如果我们没有把该做的事做好,那么就会尝到苦头。如果一个体系在过去一年半中都行之有效,那么它就不会是错的。

拉姆:我不觉得我们踢得很冒险。我们当然可以踢得更注重防守,摆出铁桶阵,但你觉得那样还有意思吗?我觉得拿住球、掌控比赛远比玩命地满场跟着球跑要好。我们甚至在丢球后回抢方面都提高了。

拉姆:我每天都和球队在一起。我参加所有的会,与队友和教练交流。但你也说对了一点,我不在场上。但我一直看比赛,主场比赛时我也会到更衣室里去。和大家在一起很重要,至少我能说说我对比赛的总体印象。

拉姆:你没法把不同的时代拿来比较,但球队在三冠王和世界杯冠军之后的表现的确很棒。大家觉得我们胜利之后也能很好地应对,也想继续获得更多胜利。球队一直保持着很积极的心态,愿意尝试不同的战术体系去迎接下一个挑战。我们队的特点就是可以运用不同的技战术,面对不同对手都能做出相应的战术部署。

拉姆:要知道我最早就是中场出身,而且足球也在不断定义自己。如果你观察我们这样一支技战术涵养较高的球队就会发现,边后卫不再是技术较差的防守队员或仅是球场上给充满创造力的中场提供支援的人了。有些位置还是有特殊的技术特点,比如中后卫和中锋,但其他队员也和他们的水平差不多。他们也必须有好的球感并且能发起进攻。所以阿拉巴也能打中场,贝纳特、拉菲尼亚都是很好的中场。我并不认为边后卫就只是在边路跑上跑下。

拉姆(大笑):这可不好说,2018年前是不可能了,我还是签了约的球员呢。但我想在退役后在拜仁谋个职位也不是什么秘密。

拉姆:我在世界杯前和拜仁续约时曾说过,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合约了。我们赢了世界杯之后我退出了国家队,大家都在议论此事。如果到了2018年我觉得状态还可以,再踢一年也是可能的。但是还是要说,我总有一天会挂靴,那天终究会来,而我要做好准备。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在谈论拜仁这样的俱乐部。

拉姆:首先,从俱乐部会员人数上来讲,我们是世界第一大俱乐部,拜仁现在拥有超过25万会员。而且我们知道,我们在其他国家也不乏支持者,比如美国、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我觉得他们也有权看到活生生的球队。

拉姆:上次访华可惜我没去。我妻子当时临产,我想陪着她,我不希望错过孩子出生。但是我们2005年就随国家队去过中国了。而且我听说中国有六、七千万的拜仁球迷。俱乐部去中国答谢球迷的热情,我觉得这主意很棒。

记者:你退出了国家队,而且对哪天合适宣布此事也显然事先有所考虑。现在你又说要为在俱乐部的最后一天做准备。你是不是凡事都喜欢预谋的人?

拉姆:在这些事上我可以做到。你只能为了事业去尽力做好每件事。但总体来说我是一个喜欢作决定的人,也就是说你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别人没法代替你。如果我作决定,那绝对是我自己的决定。至于我职业生涯的终结,我不想有那种失去了一切的感觉。

拉姆:看看他和其他职业教练投入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在工作中。没日没夜的足球足球,天天待在训练场上。我得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可不想每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围着足球转。

记者:说到瓜帅。他的目标之一就是“教会”球队运用高度灵活的战术,也就是需要可以在一场比赛中不止一次地变换阵形。大部分球队可是只守着一个阵型的啊。

拉姆:说的没错。在一场比赛中变阵不易,而且也没几个教练能像他这么干。当你打三后卫或者其他阵形的时候你就要准备好面对一切。

记者:和诺伊尔这种现代门将的代表人物一起踢球是什么感觉?他有时跑得离门老远。

拉姆:有像他这样一个门将太棒了,他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门将。他不仅仅是随时准备扑球的门将,他完全是比赛的一部分。他对比赛的理解、对形势的直觉判断都使我们能够打出我们的这套打法来。这种阵形在后场留下巨大空间,这就需要像他这样一个门将。

记者:当你和其他伤员伤愈之后,瓜迪奥拉会在首发问题上更犯难。您觉得有人到时会哭丧个脸吗?

拉姆:可以明确地说:不会。我们在为拜仁这样的俱乐部踢球,这意味着你周围有许多高水平的队友,我们乐见这样,因为这意味着这是个有抱负的球队。想达到顶级就需要很多人才储备,过去数次的人员伤病不断提醒这我们这一点。而且,有人一直在背后追赶你也不是件坏事。

拉姆:要和球队一起训练可能还需要三、四周。受这种伤之后你根本不知道肌肉和脚踝会怎么反应。距离我一上次参赛已经有些日子了,所以我们要有耐心。

拉姆:过去的12周我都在家,我职业生涯中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可以告诉你,7周时间拄着拐走来走去一点不好玩。

拉姆:那好,是你要问的。恢复性训练让人烦得要死。有时候你得像赶驴一样逼自己挪动。”

拉姆:我对自己的伤还是挺淡定的,我时常提醒自己,过去九年我都很好,这时间不短了,而且我们赢了不少大锦标。

拉姆:我在舞台上待得太久了,凡事有始有终。我可不想听到有人说,这老家伙就像个烂苹果一样就是赖在树上不想掉下来。我还是更愿意自己决定何时划句号,我在国家队经历了很棒的10年,我还有家要照顾。

记者:2018年你在拜仁踢完最后一场比赛之后就不想出国去别的俱乐部再来个最后的疯狂?

拉姆:我觉得不会的,我不是那种人,我基本上就是个喜欢待在家乡的“宅男”。我从1995年就在拜仁了,我要在这里结束足球生涯。记者:再让我问个刁钻问题?

拉姆:谢谢!第一个是想再赢一次欧冠。第二个是和朋友坐在电视机前看德国队夺得2016年欧洲杯冠军——多爽啊。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