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吧的白强老师上午在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还在不断感慨“我年轻那会儿,欧冠哪有这么大阵仗啊……”

其实要回答白老师的问题很简单,欧洲人的传统观念里有两个解不开的情结,那就是“统一欧洲、欧洲之王”。这两个观念从本质上讲没什么不同,它们一直伴随着欧洲人一步步从古代走到今天。从亚历山大大帝、查理大帝、凯撒、屋大维,到拿破仑、欧盟的建立,无一不是抱着这个愿景而奋斗终生的。

当二战结束,足球于五十年代蓬勃发展起来的时候,《体育镜报》总编、前法国队主教练、法国职业足球联赛之父加布里埃尔·阿诺就是时候地把他在二战之前倡导的欧洲俱乐部间的“欧洲杯”方案拿给国际足联和欧洲足联。

只不过这两个足球的官方机构各怀鬼胎——国际足联怕这个欧洲俱乐部赛事抢了世界杯的流量,让自己利益受损;而欧足联则觉得多余,各家自扫门前雪,把本国联赛弄好就行了,整那么多骚操作大可不必。

被当权者拒之门外的阿诺并没有失去热情,他把自己的想法和方案带给了当时在世界足坛影响力最大的几家俱乐部,其中包括了皇家马德里,安德莱赫特,维也纳快速等当今世界足坛依旧十分出名的俱乐部。没想到被国际足联以及欧足联否定的提议在这些俱乐部的领导人看来却十分的出色。毕竟二战刚结束,欧洲国家之间关系很微妙,而各国俱乐部之间没有政治和利益上的瓜葛。

最终欧洲各豪门领导人齐聚法国《队报》编辑部,经过投票之后,绝大多数俱乐部都对这个想法表示支持。只不过由于没有FIFA支持,这项原本在国际范围之内举行的俱乐部赛事被缩小到欧洲范围的俱乐部赛事。比赛由各个国家联赛冠军参加,而赛程则采用主客场两回合制。该项比赛被命名为“欧洲足球锦标赛(并非现在冠军奖杯为“德劳内杯”的欧洲杯)”。

记住这些创始俱乐部吧——切尔西(后退赛)、尤尔加登、皇家马德里、塞尔维特、AC米兰、萨尔布吕肯、红白艾森、爱尔兰人、爱国者、安德莱赫特、兰斯、哥本哈根、维也纳快速、荷兰运动、贝尔格莱德游击者、里斯本竞技。

国际足联并非没有想过办法捣乱和制衡,只不过他们的“城市联赛”的想法过于糟糕,根本没有执行下去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国际足联开始重新审视阿诺之前所提出的方案,经过正式谈判并接受了《队报》为首的俱乐部大佬们提出的条件后,在1955年5月21日,欧洲足球锦标赛的管理权正式来到了国际足联手上。

为了将国际足联所统筹的这项赛事和之前的所谓欧洲足球锦标赛彻底区分开来,国际足联将本项赛事由之前的欧洲足球锦标赛改为欧洲足球俱乐部冠军杯,简称欧洲冠军杯。不久之后国际足联的领导人正式将欧洲冠军杯的主管权力交还给欧洲足联。

首届欧冠大获成功,皇家马德里在迪斯蒂法诺的带领下以4-3击败法国兰斯队,捧回首届欧洲冠军杯。其他持观望态度的欧洲俱乐部在看到冠军杯办得如火如荼,参赛队伍可以获得电视转播、企业赞助等巨大受益,且能够形成一定的产业规模,对于促进产业整体发展更是百利而无一害系统的考虑之后,越来越多的足协和俱乐部开始进军欧洲冠军杯,这项赛事终于成了气候。

在G14闹革命之前,欧足联的俱乐部赛事是“三大杯”——冠军杯、联盟杯和优胜者杯。冠军杯由各国联赛冠军(五大联赛亚军也可以参赛)、联盟杯由小联赛的亚军季军和打联赛的季军殿军构成、优胜者杯则是各国杯赛冠军组成。

在那个年代,冠军杯很精彩,联盟杯和优胜者杯虽然影响力和奖金有限,但是各队的实力、号召力和招牌球星。比如说有着“小世界杯”之称的意甲就有着“七姐妹”,也就是说联赛前七名的球队都很豪华、都很有竞争力。所以也就有了国际米兰、拉齐奥、帕尔马在优胜者杯和联盟杯呼风唤雨。

然而为了更多的利益和更高的权利,欧洲14家豪门俱乐部首脑(阿贾克斯、多特蒙德、巴塞罗那、拜仁慕尼黑、国际米兰、尤文图斯、利物浦、曼联、AC米兰、马赛、巴黎圣日耳曼、波尔图、埃因霍温、皇家马德里)于1998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秘密会议,旨在统一意见,在欧洲获得更高的线”的组织诞生。

为了防止G14另起炉灶,从而彻底革了自己的命,欧足联选择了妥协,被迫对欧冠进行了史上最大的改革。主要措施就是取消优胜者杯,将其并入联盟杯,改名为“欧罗巴联赛”,五大联赛前四名都可以参加欧冠。

这么一来,欧洲豪门的利益得到了保障,“前四进欧冠”让他们尅旱涝保收地进入欧洲足球的顶级名利场。不过遭殃的是联盟杯和优胜者杯,当欧洲主流赛事的资金、舆论、曝光、顶级球星全部集中在欧冠这一个平台,欧联则成为可有可无的鸡肋。特别是五大联赛杯赛冠军可以直通欧冠时,欧联的最后一丝命运也被彻底改变。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你是电视台或者赞助商,一边是聚集了全世界最优秀球员的舞台,另一边则是五大联赛中游球队,聚集了一群“性价比为主”的淘宝球员和豪门弃将,你会如何选择?

当赞助商和转播商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任何一个有志于把自己名气打出来、打出身价、扬名立万的球员会作何选择,也就不难理解了。不少球员都把“能够参加欧冠”作为自己加盟新俱乐部的KPI。哪怕你是曼联、哪怕你富可敌国、哪怕你品牌价值世界前三、哪怕曼联教练是自己的恩师滕哈赫、哪怕自己在巴萨是弃将,但是曼联只能打欧联,德容依旧不愿加盟。

所以,对于足球来说 1998年G14闹革命带来的负面作用是明显的,对于国际足球的颠覆性不亚于《博斯曼法案》。像马拉多纳加盟那不勒斯这样非传统豪门的交易,在当今和日后的国际足坛都不会再出现了,没有任何球星肯屈尊于二线流量。

有了全世界的球星,欧冠收割了顶级赞助费,从而在财政上,拉开了和欧联、欧会杯的差距,导致天壤之别。以本赛季的欧冠奖金为例。

再加上转播分成、欧冠十年成绩奖金、联赛分成、俱乐部自己的商业开发,本赛季皇马如果成功夺冠,最终将拿走

1.4欧元奖金,而本赛季欧会杯冠军罗马队总共才从欧足联拿走2039万欧元,简直是天壤之别。

头部流量也就越来越“阶层固化”。自2004年的波尔图捧杯之后,再也没有黑马在欧冠闯出一片天地。而欧联和欧会杯也就成了鸡肋赛事,有媒体统计过,某些球队去客场打欧联比赛,如果赢了还好,输球的话,拿到的钱还不足以支付球队长途远征的差旅费。以至于本赛季收官阶段,以亚特兰大为首的一大票中有俱乐部集体摆烂,避免参加下赛季的欧联和欧会杯,集中精力拼“单线作战”,力争新赛季跻身于欧冠。

毕竟只要进了小组赛,保底3-4000万欧元的收入,对于俱乐部发展来说是太有诱惑的事情。

去年美国人入局,弗洛伦蒂诺当带路党,企图革欧足联的命。本质上,矛盾在于西亚人为所欲为,西亚主权资金不计后果的玩法破坏了老欧洲足球的生态平衡。当连皇马和巴萨都没有资本陪跑的时候,造反是唯一的做法。而卡塔尔人在这个时候帮了切费林,切费林在日后也多加袒护西亚人,甚至暗中派人告诉西亚人“财政公平法案”的漏洞,一切成为一个没办法收场的死循环。

也难怪弗洛伦蒂诺管AC米兰叫“唯一的盟友和对手”。本次改革不仅扩军至36家俱乐部,英超将有5家俱乐部参加欧冠。这次改革虽然在表面上的说法是将更多收入将分配给欧洲大陆的俱乐部、联赛、草根足球。实际上的结果则是大俱乐部和五大联赛获益更多,尤其是英超。

豪门俱乐部对于联赛、洲际赛事的垄断会进一步加强。可以预计的是,英超俱乐部日后将不会跟着欧超跟着造反。一方面是英国政府的强势,一方面在于,自己在欧冠当中得到了利益最大化,并且英超冠军收入比欧冠冠军收入多上2000万,自己没必要损害自己的利益去让那群“穷鬼”获益。

都是将传统扎根社区、服务居民的足球变成资本收割的工具。随着资本在各个层面入局,参与欧冠这个一年一度的足球最高名利场的资本狂欢。可以预见的是,

如果哪一天欧冠的品牌度和影响力超越了世界杯,请不要奇怪。Money talks!

研发的护膝产品以独有的硅胶外置设计来对关节施加有效压力,同时结合舒适优质的面料实现与关节完美贴合,让使用者运动起来轻松自如,无紧绷不适感;与传统护膝相比,护道俊的护膝轻爽透气,穿戴简单,不松懈、不滑动、不脱线、不勾丝、不卷边,防过敏;冬天保温暖,夏天不闷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