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前半个多小时,米兰南看台已经打出这样的横幅。随着双方球员从通道走出,魔鬼的脸庞瞬间覆盖了整面看台。半决赛首回合赛前,AC米兰俱乐部号召全球粉丝用红色的灯光点亮每一间屋子,红色象征着米兰,或许也可以象征《神曲》里身穿红袍的但丁。米兰球迷们自称从地狱走出,他们的球队在1月份的连续惨败后几乎坠入地狱,在3月份的灵感枯竭时与维吉尔一同来到炼狱,又在5月份的欧冠主题曲中梦想进入天堂。然而,魔鬼终究被拦在了天堂门外,蓝黑军团施展了驱魔之术。

皮奥利在赛后的一段言论,成了媒体和球迷们的谈资,“比赛前7分钟,国际米兰甚至没有进入我们的禁区,但他们随后就打入了一粒进球。”这并非米兰主帅过往的发言风格,或许是近期过重的成绩压力,让他被迫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

第8分钟,恰尔汗奥卢开出角球,哲科面对单防的卡拉布里亚,将米兰队长像孩童一样按在原地,随后伸出左脚抽射破门。国际米兰打破僵局如此轻松,体坛在赛后发布会上向皮奥利提问:“米兰的定位球防守存在系统性问题吗?”米兰主帅如此回答:“我们球员的总体身高不占优势,在失球前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对方很好地把握住了机会。”

这当然不是个非常详尽的回答,不过皮奥利明显心情不佳,发布会进行得相当简短。米兰主帅不会不知道球队定位球防守的巨大问题,可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又不止这一个。丢球仅仅3分钟后,米兰再遭重击:巴雷拉精妙的中场分球,迪马尔科从左侧送出横传,米兰的双中卫对蓝黑双前锋进行盯人防守,西蒙·凯尔紧盯着劳塔罗的动向,却未曾探到阿根廷人的虚实。随着劳塔罗将皮球一让,丹麦中卫呆立原地,姆希塔良领球杀入禁区,单刀轻松破门。

疯狂国米的美丽足球还在继续。第15分钟,恰尔汗奥卢的远射重重地击中门柱内侧,随后国际米兰马上发起二次进攻,哲科-巴雷拉-姆希塔良的连续传递,迈尼昂拒绝了亚美尼亚人的梅开二度。比赛开场后的一刻钟让AC米兰明白,原来“魔鬼”也会做噩梦,皮球中柱发出的清脆声响,成了将球队叫醒的闹钟。醒来后的红黑军团浑身是汗,喝杯热水,揉揉眼睛,开始进攻,但思路依然不甚清晰,只能靠传中和远射。卡拉布里亚和托纳利们不乏勇气,然而面对一支状态上佳的国际米兰,他们的尝试很难解决问题。

屋漏偏逢连夜雨。AC米兰逃过了国际米兰的第三粒进球,却没有逃过伤病的袭击:本纳塞尔在一次对抗后落地受伤,被梅西亚斯替下。赛后的新闻显示,阿尔及利亚人半月板受伤,本赛季极可能已经报销。米兰做出换人之后,卜拉欣·迪亚斯从右侧被推回中路,他频繁陷入对手的重重包夹,脚下速率和一股冲劲不足以让他完成突破。米兰无比怀念拉斐尔·莱昂,葡萄牙边锋看起来是唯一能够刺穿蓝黑大盾的长矛,可惜他本场最终未能进入大名单。萨莱马克斯顶替莱昂先发,他在上半场末段尝试进行连续突破——失败了。

由于首回合是AC米兰的主场,现场的米兰跟队记者比国际米兰的更多。主裁希尔·曼萨诺吹响上半场结束的哨音,媒体席间的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刚刚过去的45分钟,对蓝黑世界美妙无比,对红黑拥趸来说则是折磨。下半场没有再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不过小因扎吉的球队依然得到了两次扩大比分的机会:无人防守的巴斯托尼在肋部带球推进,传球找到跑出空当的哲科,可后者的推射被迈尼昂封出;替补登场的加利亚尔迪尼也在比赛末段得到单刀,被补防的泰奥破坏。

皮奥利试图通过换人改善场面。奥里吉的登场带来了边路的两次突破,马利克·乔在对抗中比凯尔更让人放心,波贝加则在补时阶段进行了射门尝试——这些当然远远不够。下半场比赛托纳利的一脚撩射,是米兰全场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机会,随着皮球中柱弹出,米兰中场也颓然倒地。在状态的巨大差距面前,红黑众将没有停止努力,但真正展现出争胜的斗志和决心的,惟有托纳利一人。

比赛胜负已分,晋级局势初定,尽管庆典已经爽约,不甘寂寞的米兰南看台还是燃放起了焰火。浓烟出现在球场上,球迷们在红色的火光映衬下舞动手臂,人们的记忆回到了18年前的“烟花德比”,而这一次领先的变成了蓝黑一方。小因扎吉在赛后神清气爽,姆希塔良拿着全场最佳的奖杯走过采访区,哲科在镜头前神采奕奕——舞台中央的米兰城,到底被“罗马制造”抢了风头。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